打印页面

首页 > 州纪委清风恩施 三大优势释效能 体制改革显成效
——看恩施州监察体制改革后的新变化

三大优势释效能 体制改革显成效
——看恩施州监察体制改革后的新变化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健全党和国家监督体系的重要部署,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项重要改革。

恩施州委旗帜鲜明讲政治,坚决扛起这一重大政治体制改革的政治责任,州委书记柯俊专题听取改革试点工作情况汇报,9次召开常委会会议或领导小组会研究改革试点工作,确保改革蹄疾步稳、成效初显。

党对反腐败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更高效

77人次,这是2018年以来恩施州委书记柯俊批准问题线索初步核实的数量,对立案审查、采取留置措施等事项分别批准61人次、11人次,专题听取州纪委监委重要问题线索处置情况汇报4次。州纪委监委把党对纪检监察工作的全面领导贯彻落实到工作的全过程各方面,党对反腐败工作集中统一领导更加有力高效。

在州监委办理成立后首起留置案——州农发担保公司原董事长马家敏严重违纪违法案件期间,柯俊现场调度,安排相关单位成立专班配合,为州纪委监委查实问题提供了坚强后盾。

移送司法机关后,在严密的证据链面前,马家敏当庭认罪服判。

全州纪检监察机关持续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重要论述,把蕴含的认识论、方法论运用到改革实践中,把做好“两个维护”贯彻到改革全过程,坚持重大事项第一时间向省纪委监委和州委报告,既报告结果又报告过程,重要案件的立案审查调查、采取留置措施、移送司法机关等报州委同意、省纪委监委批准,实现了党对反腐败工作由原来侧重结果领导转变为全过程领导。

2018年1月,州监委组建之初,在全州转隶融合培训班上,70余名纪检监察干部汇聚一堂,共同聆听柯俊讲党课。

今年2月,州纪委七届四次全会上,柯俊出席会议,对全州推进全面从严治党事业和锤炼纪检监察干部提出殷切希望。

打铁必须自身硬,一场全州纪检监察干部春季整训随即全面铺开,全州纪检监察干部围绕防范“灰犀牛”问题展开全面讨论、全面剖析、全面整改。

纪法贯通、法法衔接释放效能

2018年,建始县纪委监委在调查县直某单位一干部违法违纪问题线索中发现,建始县一名个体商人王某曾向其行贿4.5万元。

2018年11月,县监委对王某采取留置措施。

期间,办案人员不仅调查核实了王某与该干部之间的行贿受贿犯罪事实,还深挖出6条其他违纪违法问题线索。这让建始县监委办案人员直呼“意外”。

这既是“意外”,又是监察委员会成立后,纪法贯通进行调查处置的必然。

从建始县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对此案的剖析中可见一斑:监察体制改革以前,王某的行贿线索会移交至县检察院侦查处置,县检察院发现新的干部违纪问题线索,又会移交至县纪委,一来二去,费时费力,且增加跑风漏气的风险。

同时,《监察法》赋予监委调查的手段更多,深挖细查下,违纪违法行为注定无处遁形。

纪法贯通对于纪检监察干部的优势,还贯穿于案件办理的始终。曾经纪委的证据标准和刑事起诉、刑事审判证据标准不完全一样,每一个案件在移送检察院起诉后,检察院都需要将证据重新对标。如今通过纪法贯通、法法衔接,案件证据对标刑事起诉、刑事审判标准,这让从业律师“高看一眼”。

李斌是恩施施南律师事务所的律师。2月以来,他在建始接受委托,在一宗党员干部职务违法案件中担任辩护律师。

在检察院调阅该案相关卷宗后,李斌颇有感慨:证据链完备、调查得充分、事实清楚。

在该案中,建始县纪委监委办案人员反复学习刑事诉讼证据标准,严格对标,终于赢得了法律专业人士的认可。

初战告捷,王某案件中的办案人员尝到了纪法贯通、法法衔接的“甜头”“:车之双轮,鸟之两翼,人之双拳,联合起来,才能挥出打击违纪违法犯罪的‘组合拳’。”

这位办案人员最近正在研究《刑法》中的徇私枉法罪。她一直在纪委工作,曾经接触法条和罪名较少。现在,她除了作为查办违纪案件的专家,正争当学用法律的“学霸”。

王某“吃一堑长一智”,坦言“:以前只知道违纪违法的党员会被‘双规’,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一天’。”

王某也吸取了教训,反复告诫跟着自己做生意的孩子,千万不要再对搞“歪门邪道”有侥幸心理。

收拢五指,重拳出击,纪法贯通、法法衔接更加织密了反腐败天罗地网,不敢腐的震慑效应更加凸显。改革以来,我州已有31名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主动投案或说明问题。

标本兼治、对公权力监督全覆盖释放效能

5月6日,咸丰县水务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收到《监察建议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第四十五条第一款第五项之规定,建议你公司对违反相关规定的行为调查处理,对公司财务管理存在的漏洞进行全面整改,并将办理情况于30日内函告我委。”

随即,该公司相关负责人被县纪委约谈。

严督、严处跃然纸上,一时间职工议论纷纷“:看来现在形势不一样了,监督无刻不在。”

该公司出纳刘某系非党聘用职工,利用职务之便,以公务支出为由,于2016年11月至2018年1月期间,多次向公司收费人员支借公款归个人使用。

案发后,刘某涉嫌挪用公款罪,被司法机关依法逮捕;原财务人员冯某和4名收费员因违反相关规定,接受调查。

《监察法》出台后,将国有企业的管理人员纳入监察对象,对该类人员行使公权力的行为进行监督,《监察法》赋予了各级监委新的职责,建议国企对制度管理漏洞进行整改,实现监察范围的扩大、监察职能的增多、监察效能的加强。

曾经,企业出现问题后,处没处理、如何处理、多久处理、处理恰不恰当、制度漏洞问题整没整改,都是监督盲区。现在内部监督转为法定监督,专责机关监督专业性更强、权威性更高、效果更好。

“所以,该案中企业职工感觉形势不一样了。”该案的办案人员说。

咸丰县水务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财务部门负责人懊恼地表示“:我太相信她了!看来信任不能代替监督。”

一场雷霆般的整改在该公司展开,举一反三下,制度漏洞被填补,相关责任人被追责“。现在只要一个环节不到位,谁也动不了一分钱。”公司财务负责人说。

这是监督全覆盖产生效能的缩影。我州在州、县监委组建的基础上,将派驻纪检组统一更名为派驻纪检监察组,在乡镇设立派出监察室,赋予相应监察权限,将村级纪检委员全部聘请为监察信息员,实现州、县、乡、村四级监察监督全覆盖。

2018年以来,我州各级监委共监察立案356件,政务处分328人,留置99人。

文章来源:http://www.eslzw.gov.cn/2019/0515/720560.shtml